天津

中国式财富管理过度依赖房地产 百万亿财富市场亟待管理

2018年01月20日来源:中国经营报本地楼市责任编辑:wuyanglin

近年来,我国居民财富呈爆发式增长,中国正经历着从创造财富向管理财富转变的过渡期,但从目前来看,中国财富管理的路径和方式却仍显单一,财富市场管理亟待规划。

在财富市场发展较为成熟的美国,储蓄和投资性房地产投资在财富管理总规模中占比约为20%。但近日发布的《中国财富管理市场产品白皮书2007-2017》显示,中国居民个人可投资资产中储蓄和投资性房产的合计占比为60%,远远高于美国。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金融学系教授金李认为,中国式财富市场过度依赖投资性房地产是存在隐患的,并指出,如果财富管理过度依赖房地产的现状得以转变,中国的“高杠杆”问题也将迎刃而解。

中国式财富管理过度依赖房地产

中国式财富管理过度依赖房地产

据《中国财富管理市场产品白皮书2007-2017》,截至2016年底,中国私人财富规模约165万亿元人民币,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私人财富市场。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和贝恩资本每年做的中国财富市场需求调研显示,2017年预计民间可投资财富总规模188万亿元人民币,是中国GDP总额的2倍还要多,年化增长的速度超过20%。

金李指出:“在中国,总体来说大部分人是第一代财富人群,我们创造财富的能力远远超过管理财富的能力。2000年以来,中国中产阶级财富增速超过330%,但中国民间最大的两个财富储存工具,分别是银行存款和投资性房地产,加起来的规模超过60%,这种结构是有问题的。”

从2017年年中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到十九大报告,在涉及对中国当前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判断时经常会提到几个系统性风险,包括部分地区房价快速上涨,实体经济融资贵、融资难,部分企业和地区杠杆率过高等。金李认为:“这些问题的根本症结,也是最重要的症结,就是当前中国经济可能过度依赖于把投资性房地产作为财富的主要储值工具。”

中国投资性房地产面临着极大的政策不确定性,因此其作为财富储值的工具也将受到严重挑战。金李认为:“中国人需要了解财富管理的一般指导原则并形成正确的财富观,建立正确的家庭资产配置。”

金李表示:“财富管理并不能只看收益率,目前的状况下大部分的财富机构和财富客户在交流的时候,只看年化收益率,比如8%就好于7%。这种做法有它的原因,长期以来中国的资本市场上主要是固定收益类产品,而权益类产品配置较少。长期以来,中国的金融机构受到各种刚性兑付,随着刚性兑付被逐渐打破,不能只看一个维度的产品收益率,收益率并不是最终的实际收益率,波动性将会明显影响一个人长期的财富积累。”

“除此之外,就是流动性,成熟市场里面的规律,期限越长、流动性越差的产品需要得到补偿的收益率就越高。如果是以牺牲流动性换取的收益率,并不是值得提倡的事情。很多优秀的企业最终往往死于资金链断裂,家庭也是,所以流动性管理是财富管理重要的一环。”金李如是说。

金李认为,财富管理是实现财富本身的保值或是增值,最大限度地满足当期需要,并且保有和提升未来的购买力。“过去几年里,随着中国房地产市场和相应的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迅速崛起,财富管理得到了狂飙突进的发展。但行业仍处在自发、无序、野蛮生长的状态。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和房地产市场的发展,遇到更大的政策监管带来的不确定性,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不是仍然作为财富管理中巨大的储值工具之一,这些都对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带来巨大的问号甚至是隐忧。”

解决中国下一步发展的“拦路虎”

在金李看来:“中国财富管理行业正在发生阶段性转变,从原先严重依赖于投资性房地产,开始向更加广阔的大类资产配置转变。”

“中央反复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言外之意就是现在很多人是拿房子来炒的,是因为这些人目前没有发现更好的其他值得做长期资产配置的财富储值工具,这就需要市场调整,提供这些工具,使得老百姓(603883,股吧)的钱不依赖投资性房地产作为储值工具。”金李表示。

金李认为:“部分地区的房价过快上涨,背后就是刚性兑付,加上其他财富管理门类不能带来很优秀的资产回报导致巨量资金涌进房地产,所谓的投资、投机所带来的"刚需",使得房价快速上涨。”

同时,实体经济融资贵、融资难和财富管理的房地产市场依赖症也有很大关系。“当投资性房地产市场提供8%~10%的年化回报几乎不承担风险的时候,作为一种投资工具会大量吸收从实体经济里来的资金,因为人们会认为投到实体经济的钱只有年化5%~6%的回报还承担大量的风险。这样一对比,财富是"聪明"的,再如何强调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可能也很难撬动资本,除非发展实体经济的回报是有竞争力的。”金李分析道。

对比美国高净值人口和超额净值人口,其财富投资在房地产的规模不超过20%,但中国的数据却是60%。“因为美国存在着大量其他的投资机会,在风险可控的风险溢价处理之后,回报率并不明显低于房地产,中国缺乏这样的机会,导致大量的资金单向涌入房地产。”金李表示。

“如果说,房地产不是只赚不赔的话,现在我们所说的部分企业和地区杠杆率过高的问题也会得到解决。”金李表示,“我们发现很多杠杆,来自于某些企业把资本最终投入到跟房地产有关的行业中间。当一笔生意只赚不赔的时候怎么加大投资者的回报率?答案就是"加杠杆"。这样看来,如果把在房地产本身的回报适当地降低,杠杆的问题也会迎刃而解。”

在金李看来,中国的财富管理任重道远。“我们正在看着这个行业处在井喷的前沿,未来有巨大的发展,财富管理依赖房地产的问题得以解决,就能够解决中国下一步发展的拦路虎,使得中国经济获得巨大腾飞的空间。”

  • 意向区域
  • 价格